呼啦呼啦大季风

懒癌晚期_(:з」∠)_

我想日更的(⋟﹏⋞)
我以为自己会很高产来着(⋟﹏⋞)
但……
但……
臣妾做不到啊啊啊(⋟﹏⋞)

【忘羡】犹如故人归(2)


· 前世今生
· 原著归墨香铜臭,ooc归我

chapter 2
其实当初两人刚见面的时候,不只是蓝忘机一个人有不一样的感觉,魏无羡也是。

怎么说呢,有一种淡淡的熟悉感,魏无羡觉得,可算是体会到“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”是什么感觉了。

其实送稿子什么的他不一定要特地跑一趟,毕竟如今网络那么方便,也许也有一点点自己都没察觉的私心,想看看蓝忘机吧。

所以,对于换人这件事,魏无羡是一点意见都没有,甚至有点小高兴,以致把自来熟属性发挥到了极致——

“一直叫魏先生什么的多没意思啊,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。”一副“咱都多少年老铁了你还跟我客气”的语气。

好在蓝忘机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适,还点点头说:“那你也叫我名字就好。”

于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_(:з」∠)_

两人的性格虽然看上去是天壤之别,但是对待工作的认真倒是一模一样的。这两个人一投入工作就心无旁骛,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了许久。

等到他们走出办公室的时候,已经到了午饭的点了。蓝忘机送魏无羡下楼,遇到了正好从电梯里出来的蓝曦臣。

打过招呼,蓝曦臣对魏无羡表示“都到饭点了……”、“饿着肚子赶回去不好……”、“蓝氏的一家酒店就在附近,不如吃完再走……”云云,热情的不得了。

魏无羡心里万马奔腾,虽然蓝曦臣温和有礼是出了名的,但这也……太热情了吧!

果然不正常的我不是一个人……

这个世界魔幻了……

但是魏无羡从来都不是瞎客气的人,有饭蹭为什么不去?于是,魏无羡欢天喜地地跟着蓝忘机吃饭去了。

对,是蓝忘机,蓝曦臣做主说要请吃饭之后又说自己没空,把自己亲弟弟给卖了。

魏无羡还没有在这个酒店吃过,菜是蓝忘机点的。魏无羡一看蓝忘机就觉得他不像是口味重的人,已经做好了清茶淡饭的准备,结果菜端上来一看,竟然还有几个辣菜,辣的程度还不一样,魏无羡心想“果然人不可貌相,蓝忘机看起来都不像是会吃辣的人”。

没想到吃了一会儿,那几个辣菜蓝忘机一筷子都没动,魏无羡疑惑了一下,再一寻思,大概猜到了蓝忘机点辣菜的原因,就试探着问了一句:“你不吃辣吗?这是给我点的?”问完还有点忐忑,没别的可能了吧,看千万别不是,那就尴尬了。

所幸蓝忘机轻轻点了一下头,说:“嗯,我们家口味比较淡,怕你吃不习惯。”

魏无羡一听,太感动了,蓝忘机真是超体贴!当即回道:“谢谢啊谢谢,我口味挺重的,超——爱吃辣!”那语调兴奋得像是要飞出对话框。

其实蓝忘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特意点辣菜,就好像习惯了一样,顺手就点了几个。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,说: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魏无羡话匣子就这么打开了,根本停不下来,巴拉巴拉的说个没完。

“不过话说回来,我最喜欢的还是莲藕排骨汤,你有机会一定得尝尝,我阿姐做的莲藕排骨汤那可是一绝,啧啧啧那香味……我现在想想都馋了。”其实魏无羡喜欢莲藕排骨汤不只是因为好喝,更因为当年他被江枫眠从孤儿院抱回来,喝的第一碗汤,就是江厌离煲的莲藕排骨汤,和孤儿院那放了许多味精的菜汤不一样,那是久违了的,家的味道。

蓝忘机当然知道他口中的阿姐是谁,魏无羡是江家的养子。虽然是养子,江枫眠对他也是视如己出。蓝忘机咽下一口菜,“江小姐蕙质兰心,我早有耳闻。”

“嗷,蓝二公子咱这闲聊呢,你说话一板一眼的……”魏无羡夹了一口菜扔进嘴里,含糊不清地说着,“不过我阿姐真的是世界上最棒的阿姐,便宜金子轩那小子了。”

“……”蓝忘机默默地给他的空茶杯里添上茶水,看他似乎是讲high了,脸都隐约的红了一点,嘴里的菜嚼吧嚼吧吞了下去,张嘴一副要发表演讲的样子,以为他要好好说说江厌离有多好或者到底对金子轩有多不满,谁知道他话锋一转,“诶,蓝忘机,我刚刚看到你办公室里好像有琴桌,你会弹琴吗?”

“会。”

“我就知道!其实我也会乐器来着,我会吹笛子。蓝忘机蓝忘机,下次我请你吃饭吧,来我家,让你尝尝我阿姐的汤,我吹笛子给你听怎么样……”

魏无羡思维跳跃的很,想到啥说啥,一路滔滔不绝,蓝忘机偶尔也会应上两句,两人一顿饭下来倒也算聊得尽兴。

——TBC——
蓝曦臣:我这怎么能叫卖弟弟呢,忘机不知道多高兴呢。

果然我还是适合这种放飞自我的画风_(:з」∠)_ 虽然还是絮絮叨叨乱七八糟……
第一二章会不会感觉画风突变啊超慌张( :3 )

【忘羡】犹如故人归(1)

· 前世今生
· 原著归墨香铜臭,ooc归我
· 絮絮叨叨的第一章

Chapter 1
最近有一件事一直困扰着蓝忘机。

这件事吧,如果说是最近才发生的也不尽然。打记事起,蓝忘机就隔三差五地做同一个梦。
梦里只有一个人,脸倒是一直看不清楚,只能看到那人着一身黑衣,扎着红色的发绳,拿着一个笛子,笛子上的红穗鲜艳的很。

以前蓝忘机并不经常做这个梦,大概两三个月才会做一次,但是自从上个星期和蓝曦臣一起去了一个画展以后,做这个梦的频率一下子高了起来。梦中一直弥漫的浓雾也似乎散去了不少,他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人的动作——时而嬉笑着四处逮兔子,时而站在墙檐上咕噜噜地就灌下了一坛酒,只是脸仍是看不清,也听不见声音。

对于为什么会做这个梦,蓝忘机一直百思不得其解,这个变化更是让蓝忘机困惑不已。

他思前想后,觉得契机应该就是那一次画展,甚至隐约觉得与魏无羡有关。

那次画展展出的是一些新锐画家的作品,魏无羡的也在其中。

魏无羡是近期名气颇高的年轻画家,以用色大胆、画风张扬出名。最近,他与蓝氏也有合作,所以这画展既然都来了,他们当然要和魏无羡见上一面。

蓝忘机见到魏无羡的一瞬间居然有点恍惚,感觉像是见到了久别的故人,喜悦一点一点的从心里溢了出来,过后又不自觉地将他与梦中那人联系在了一起。

这让蓝忘机有点想快点再见到魏无羡。

过了几天,蓝忘机终于又见到了魏无羡。

魏无羡是过来让他们看看初稿的。

这是蓝氏第一次与艺术家合作,公司颇为重视,再加上魏无羡也是蓝曦臣做主请来的,这方面的事蓝曦臣干脆没有派人负责,全部自己跟进了,是以魏无羡一来便直接去找了蓝曦臣。

蓝忘机和蓝曦臣刚刚开完会出来,就听到秘书说魏无羡已经到了,蓝曦臣状似无意地看了一眼蓝忘机,才笑着说:“那赶紧过去吧,别让魏先生久等了。”

蓝忘机和蓝曦臣兄弟关系向来和睦,并没有什么豪门兄弟争家产之类的狗血戏码,同时也为了工作方便,两人的办公室紧挨着,在20层——20层只有他们两个的办公室。

刚刚开完会,两人都忙着和秘书吩咐接下来的工作事宜,一路无话。

不想到了20层以后,蓝曦臣突然叫住了刚打算回办公室的蓝忘机,“忘机,等等,你跟我一起来。”

蓝忘机没说什么,让秘书自行回去工作后就跟着蓝曦臣走了。

两人与魏无羡见了面,互相打完招呼以后,蓝曦臣却没有坐下来,而是笑吟吟地说:“抱歉魏先生,我临时有点事要处理,以后的相关事宜我会交给忘机负责,可以吗?”

魏无羡点点头表示没关系。

“那,就在这谈吧?”这句话也是问蓝忘机的。

蓝忘机正好面对着蓝曦臣的办公桌,他的视线从桌上那一叠待处理的文件上移开,转头淡淡地看了蓝曦臣一眼,才开口道:“去我办公室吧。”

魏无羡向来心大的很,完全没有计较跑来跑去的问题,一副从善如流的样子表示了赞成。

这么决定以后,两人立即移步到了蓝忘机的办公室。

——TBC——

您的好友 蓝·神助攻·涣 已上线
蓝大:我当个助攻容易吗(*'へ'*)

感觉自己的话唠属性不但愈演愈烈还蔓延到文里来了嘤嘤嘤(⋟﹏⋞)

【忘羡】夜夜起相思

· 深夜突如其来的脑洞
· 原著人设归亲妈,ooc归我
· 依然是小短篇,一发完

蓝忘机是被一阵乒铃乓啷的声音吵醒的。

睁眼便看到魏无羡抱着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冲了进来,一路磕磕绊绊,脸上还带着略显夸张的慌张神色,见到他便张嘴叫道:“蓝湛!蓝湛!”

这可就奇了,如今天仍黑蒙蒙的,只有隐隐约约的光透过云层洒在静谧的大地上,正是夏日里卯时左右的光景,可见蓝忘机一向严谨的作息并没有乱掉,而魏无羡平日里不睡到天色大亮是绝不可能起床的,今日怎的比蓝忘机起得还早了?

蓝忘机想说,云深不知处不得疾行,不得大声喧哗,终是没有说出口,这些规矩要是拘束得了他,那还是魏婴吗?

这些想法在蓝忘机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时间里,魏无羡已经走到了蓝忘机的面前。蓝忘机这才看清楚魏无羡抱着的是什么——一只白色的兔子,正恹恹地趴在魏无羡的怀里。

魏无羡把兔子放到蓝忘机怀里,一脸担心地说:“你说这只兔子是不是不行了?”

蓝忘机毕竟也不是专业的,只得先更了衣,抱着兔子出了门,“我下山去找人看看。”

魏无羡跟在蓝忘机身后也一起出了门,两人为了这只小兔子如何折腾了小半天之事不提。

过了没几天,那只兔子还是死了,魏无羡看起来很是伤心。

魏无羡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,这样明显的伤心倒是很少见。蓝忘机心中大为不忍,伸手想把魏无羡拉过来,却不想就在他的手快碰到魏无羡的时候,魏无羡突然猛地站了起来,径直走了出去。

蓝忘机终于知道这几天那种怪怪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了——魏无羡这几天似乎都在避免与蓝忘机接触,尤其是肢体接触。这又是怎么了?

不得不说,这几天魏无羡身上奇怪的地方太多了,蓝忘机不免有些担心,当即跟着魏无羡刚刚离开的方向寻他去了。

走了没多久,便看到前方站着一个熟悉的背影。蓝忘机稍稍松了一口气,走过去,将手搭在魏无羡肩上,正打算开口,突然,白光乍现......

蓝忘机倏地睁开双眼,窗外天仍是黑蒙蒙的一片,蓝忘机坐起来,看着空荡的床铺愣怔了一下,抬手捂住双眼,叹了一口气。

蓝忘机起身更衣,感觉胸口闷闷的,像要喘不过气来,恍惚了一下。

缓缓睁开眼,微微低下头就看见一只胳膊横在自己胸前,蓝忘机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复杂。

将魏无羡的胳膊轻轻移开,蓝忘机一手仍握着手里的胳膊,另一只手撑着床板坐了起来。

伸手捧着魏无羡的脸抚摸了几下,被扰了清梦的人不安地动了动脑袋,蓝忘机立马放开了手,过了一会儿,又将手抚上魏无羡的肩。
对着魏无羡端详了一两分钟,蓝忘机终于起身。

穿好衣服,蓝忘机回头看了一下,那人换了个姿势,仍窝在那里睡得死沉。蓝忘机打开门走出去,一向没什么弧度的嘴角忍不住微微地翘了起来。

——END——

我的傻逼同桌↑ @北极少女橙

【忘羡】十年生死两茫茫


· 小短篇,一发完
· 清明来一刀
· 一切人物、设定归墨香铜臭所有,ooc归我

“蓝湛,蓝湛......”

“忘机?忘机?”

蓝忘机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蓝曦臣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,“就知道你在这里,你......唉,快跟我回去吧。”

天已大黑,坐起来缓了一会儿,记忆慢慢复苏。

今天一大早蓝忘机便离开了云深不知处。天阴阴沉沉的,若是从屋内望去,怕是要怀疑是否下了小雨。

彩衣镇内,人们都忙于采买清明节的祭品。蓝忘机没走两步就停住了,愣怔着看着那一摞摞纸钱,须臾,回过神来,眸色深了深,转身离开。

最终,蓝忘机提了两坛天子笑离开了彩衣镇。

提着天子笑站在乱葬岗,蓝忘机有点恍惚。眼前,魏无羡倚在树上,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,和温家的人插科打诨,看到蓝忘机,稍稍直起身子,挥了挥手,“哟,蓝湛,你怎么来了?”

蓝忘机不自觉地往前走了一步,眼前的一切突然消失了,只余一片寂静的山林。

蓝忘机的手紧了紧,而后又松开,将手中的天子笑放在地上,拿出忘机琴,轻轻地弹起那弹过无数回的曲子——

“尚在否?”

“在何方?”

“可归否?”

一曲终了,没有一丝回应。蓝忘机顿了一下,似是不死心,又弹了一回,依旧是没有回应。

蓝忘机抿紧嘴,将忘机琴收了起来,俯身拿起一坛天子笑,打开,浓郁的酒香飘了出来。

将酒如数浇在地上,蓝忘机又拿起一坛,定定地看了一会儿,将酒打开送到嘴边,醉眼朦胧间,看见魏无羡一步步向自己走来......

蓝忘机抬手按了按睛明穴,站起身,对一旁的蓝曦臣说:“兄长,走吧。”
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,这是第十年清明......

–END–